【木兰原创】李尔莉:游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有感

摘要: 读经典美文,做智慧女人——欢迎走进木兰书院,邂逅生命中最美的传奇!(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小字“木兰书院”,免费订

10-29 17:56 首页 木兰书院

读经典美文,做智慧女人——欢迎走进木兰书院,邂逅生命中最美的传奇!(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小字“木兰书院”,免费订阅木兰微刊,与众多花木兰成为同伴!)                 


游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有感

李尔莉


那天,南京上空弥漫着树木散发出的繁盛到及至的味道,老天爷像在发泄积攒多年的心头冤屈,造就了一个秋雨连绵的日子,可是这也难能阻挡游客的脚步,我随团队来到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首先映入眼睑的是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雕像:一位被日军强暴过的中国母亲怀里抱着已经死去的孩子,她的目光中含有绝望悲伤还有仇恨,我久久矗立在那儿,我想呐喊,也想呼救,但我努力挣扎着用缄默传达自己的感怀。



进到馆内,我被一幅幅真实的画面感动了,日军在南京大屠杀的铁证摆在了我的面前,通过导游的口述以及资料的详细报道,我才知道日军进入南京后发生万多起强奸、轮奸事件,无论少女少妇或者老人,都无法逃脱。好多妇女被强奸后又遭到枪杀、毁尸,惨不忍睹。同时,日军还把房屋焚烧,从中华门到内桥,从太平路到新街口以及夫子庙一带繁华区域,大火连天,而且持续几天几夜,最终约有三分之一的建筑物和财产化为灰烬。无数房屋、机关、学校、仓库被抢劫一空。“劫后的南京,满目荒凉”。正如《远东国际法庭判决书》中写道:“日本兵完全像一群被放纵的野蛮人似的来污辱这个城市”,日军到处游荡,实行“烧光、杀光、抢光”三光政策,于是,被害者的尸体随处可见。“江边流水尽为之赤,城内外所有河渠、沟壑无不填满尸体”,繁华的六朝古都,转眼变成了血腥的人间地狱!可见,南京大屠杀惨绝千古人寰!

在这期间,我还目睹了万人坑,那一具具白色的骷髅杂乱无章堆在那片废墟上,瞬间阴风飕飕,耳边响起一种异样的声音,仿佛那些遇难者的灵魂在向人们哭诉自己的冤屈,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而我的泪也越来越多,顺着我的脸颊如倾盆大雨直泻,可我依然旁若无人般挪动着沉重的步伐走着看着,走到一块墓碑前,只见上面写着遇难者的名字,密密麻麻刻在一块高六米左右长十米左右的石碑上,我触摸着他们,心中默默为那死去的30万同胞哀悼。我还走到更震撼人心的一个滴水装置旁边,导游介绍说每隔十二秒滴一次水,而在这期间就会有一个遇难者死去,旁边同时出现了一张白色的照片。作为一个游客,每听到一次“叮咚”的时候,我的心就会隐隐痛,为了那些遇难者?还是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痛恨?说不清道不明,似乎两者兼有。



 更打动人心的是有几位幸存者,正在讲述着他们经受的那段血泪史,78岁的夏淑琴老人,她是从死人堆中爬出来逃了活命。她的外祖父、外祖母、母亲、大姐、二姐、小妹都被日本兵杀害,自己也身中3刀,后被送到安全区内避难,才死里逃生,借用她的讲述,馆内还设置了真实的场景:她的姐姐和母亲都死了,她们的裤带松开着,袒胸露腹,明显被日军强奸过,最后又被无情地杀害;尤其是站在缸沿上的那位年仅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她才刚刚学会识字,刚刚懂得生活,却被敌人无情杀害。还有一位白发苍苍但面容娇好的老太太,说她曾经被日军轮奸过,而且每次都是三四个,可见日军禽兽不如,完全失去了人性。还有一位年轻的母亲刚把乳头给了孩子,就遭到敌人的枪杀,头立刻倒向了一边。看着这些画面,听着导游生动地讲述,我情不自禁地号啕大哭,朋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劝我不要伤心,可我一发不可收拾,我的哭声很高,以至于招引了好多游客的光,可是我也看到了他们脸上的泪珠,那是一种自发的不需要组织的眼泪,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悲哀还有同情的泪。我忽然感觉到那些死去的人就是我的亲戚是我的朋友,我对日军恨之如骨,如果他们站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会剥皮他们的皮,割他们的肉,同样是人,他们为什么没有人性,没有人情?然而冷静之后,才发现恨是无济于事的,面对历史,我们无可奈何,我们只能让历史的悲剧不要重演,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不断扪心自问。

从纪念馆走出来,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仿佛心被刺刀深深刺了一下!这是一段中华儿女屈辱的历史,30多万同胞的血好象就在我的面前淌着……孩子们因为失去父母那痛苦绝望的眼神!被日本兵伦奸导致精神崩溃的女孩子那失神的目光!被日本军刀一劈两半的脑袋,还有成千上万被烧焦的尸体,无数个没有身体的头颅……像放电影一样不断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长时间陷入悲哀激愤的情绪中不能自拔。



以前只在历史课堂上听老师讲过或读几本书简单了解南京大屠杀的境况,那种感伤很小,或者说生活在这个衣食无忧的和平年代,我们张口吃饭伸手穿衣,似乎没有多少痛苦而言,当我亲临南京大屠杀现场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次旅行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严格的说是对我进行了一场爱国主义教育,让我不断提醒自己: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用血汗和生命换来的,他们抛头颅洒热血,他们把幸福留给了我们,而他们却永远离开了人世间。

198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美国犹太裔作家伊利·威塞尔警告人们:“忘记屠杀,就是第二次屠杀。”我们要永远记住这段历史,但我们要分清历史责任,将日本现在的政府与当年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政府区分。而今天的日本政府必须正视那场侵略战争所造成的严重后果,理解中国和亚洲人民的感情,并与军国主义划清界限,维护中日友好。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不要让历史的悲剧重演。我们不是为了记住仇恨,更不是为了报仇雪恨。仇恨只会蒙蔽我们的眼睛,只会阻碍我们前进的步伐。美国总统华盛顿说,“一个民族若长期崇拜或仇恨另一个民族而无法自拔,这个民族就是奴隶之邦。”



正确理解和对待今天的日本对我们民族的现在和未来非常重要。这是一个通过明治维新迅速从贫穷落后中崛起、二战后在一片废墟上又迅速发展起来的世界强国。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有着先进的国家管理体制、成熟的社会机制、强烈的民族精神的日本;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人口只有中国的十分之一,土地是中国的二十五分之一,国民生产总值却是中国的四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中国三十多倍的日本。我们要牢牢记住它给我们的伤害,时时警惕它对我们扩张的野心,但同时我们应该客观分析并学习日本的优点和长处,发展自己。这才是我们正确看待日本的眼光和心态。一位研究日本问题的西方学者曾说过:日本人会比大多数人都更快地向不可抗拒的力量卑躬屈膝,并与在道德上占有优势者合作。

   “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这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对青少年的叮嘱。既体现了受害者的善良,也让人们感悟到一个普通中国人理性而又高尚的历史态度——我们纪念南京大屠杀中的遇难同胞,不是为了宣传仇恨,而是以史为鉴,更好地开创未来。2010年写



作者李尔莉,女,毕业于延安大学,吴起县文联副主席,吴起县作协主席。中国文艺家创作协会会员,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延安社区文化文学普及促进会吴起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发表文学作品一百多万字,作品散见于《西部散文选刊》《作家导刊》《延河》《延安文学》《中国散文家》《榆林新青年》等刊物。剧本《书包》《小城大爱》《古镇之恋》等先后在延安市电视台播出,其中剧本《小城大爱》获得了全国优秀栏目剧奖。2013年出版文学作品集5部:中篇小说集《眼睛的叙述方式》,短篇小说集《打碗碗花开》,诗歌集《组装的日子》《画梦》,散文集《声音的表情》,同时被延安市委宣传部列入扶持项目。2017选入陕西省文学艺术创作人才百人计划。


木兰书院微信公众号:mlsy3838

木兰微刊投稿邮箱:mlsy38@sina.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673799439

转载注来源木兰书院微信号mlsy3838否则追究

本期编辑:张如意           法律顾问:李红梅


首页 - 木兰书院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