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J·希勒:又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惊喜

摘要: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是一个有争议的人选。泰勒以其对行为经济学(及其子领域行为金融学)——也就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研究经济学(和金融)——的毕生研究而闻名。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是一个有争议的人选。泰勒以其对行为经济学(及其子领域行为金融学)——也就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研究经济学(和金融)——的毕生研究而闻名。但对于一些经济学领域的人来说,这种将心理学研究纳入到经济学研究(哪怕只是其中一部分)的观念,就足以对他产生多年的敌意了。



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J·希勒教授


不过我觉得没什么,也感觉诺贝尔文学奖的选择是很棒的。诺贝尔经济学早就授予一些可被归类为行为经济学家的人,包括乔治·阿卡洛夫(George Akerlof)、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Fogel)、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埃里诺·奥斯特伦(Elinor Ostrom)和我本人。随着泰勒的加入,我们这群人如今已经占了所有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的6%左右了。


但许多经济和金融专业人士仍然认为,描述人类行为的最好方式是避开心理学,将人类定义为由独立、无情感且受到各类预算限制的自私个体,并将其行为总结成数学优化模型。当然,鉴于泰勒和我已经连续几年被选为美国经济学会(美国经济学者的主要专业组织)主席,可见并不是所有(或是大多数)经济学家都持有这样的观点。但我们的许多同僚无疑却属于这一阵营。


我第一次见到泰勒是在1982年他担任康奈尔大学教授时。我正在这所大学作短期访问,他和我一起在校园里边走边聊了好久,发现我们都有着类似的想法和研究目标。从1991年至今的25年间,他和我在智库机构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主持下,共同举办了一系列有关行为经济学的学术会议。


然而在那些年里,就有人对我们的研究议程存在对抗情绪——甚至似乎是真正的仇恨。泰勒曾告诉我说,1990年赢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米尔顿·米勒(Merton Miller,于2000年去世)跟他在芝加哥大学的走廊上碰面时,甚至连正脸都不愿看他一眼。


米勒在他1986年发表并被广泛引用的《金融中的行为理性》论文中解释了他的道理(或是上述行为)。米勒承认有时人们是心理现象的受害者,但他坚持认为这些犯错故事跟金融“几乎完全无关”。他在文章结尾被他的崇拜者所广泛引用:“我们之所以在构建我们的模型的过程中排除掉所有这些故事,并非因为这些故事是无趣的,而是它们可能太过有趣,以至于让人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本应成为主要关注点的更具普遍性的市场力量上。”


另一位本可能在未来夺得诺贝尔奖的金融理论家,麻省理工学院前教授史蒂芬·A·罗斯(Stephen A. Ross,今年3月意外逝世)也有着类似的说法。在他2005年出版的著作《新古典经济学》中,他同样绕开了心理学而更倾向于建立一种“不受套利意识影响的金融方法论”。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在不存在有10美元钞票躺在人行道上的情况下研究很多人类行为。但是有些人的行为会在心理的影响下有所扭曲,我敢打赌一旦他们看见地上的钱就会立刻捡起来。


米勒和罗斯都对金融理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他们的研究结论,不应是对我们所感兴趣的经济和金融力量的唯一描述;而泰勒身为一项行为研究计划的主要贡献者,已经证明这一点。


例如,1981年,泰勒和圣塔克拉拉大学的赫斯·谢弗林(Hersh Shefrin)提出了一套“关于自制力的经济理论”去描述人们无法控制自身冲动的经济现象。当然人们没什么理由不让自己捡起人行道上的10美元钞票,这里不存在自制力的问题。但是他们往往难以抵制花钱的冲动。结果大多数人都会发现自己的退休金不够用了。


经济学家需要去研究这些人们反复会犯的错误。在随后的职业生涯中,通过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什洛莫·贝纳提兹(Shlomo Benartzi)等人合作,泰勒提出了一些机制——就像他和哈佛法学院的卡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在两人合著的《轻推:改善关于健康、财富和幸福感的决定》一书所指出的一样——来改变这些决定的“选择架构”。让一个具有相同自我控制问题的人,可以做出更好的决定。


改善民众的储蓄行为可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请。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在更普遍意义上,它决定了我们是否能实现生活中的成就与满足。


泰勒在他的研究中,表明了该如何更加果断地将经济调查,集中在真正重要的问题上。他的研究方案既富同情心又接地气,还为青年学者和社会工程师建立了研究轨迹,标志着一场科学革命的真正而持久的开端。对于他这个人——或者是这个专业——我是再喜欢不过了。


作者Robert J. Shiller是2013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与乔治·阿卡洛夫合著有《钓鱼:操纵与欺诈的经济学》。


来源:联合早报

英文原题:Another Nobel Surprise for Economics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7.




首页 -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