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怒波 : 重塑企业家精神

摘要: 新型企业家应该有担当意识,有仁有义,不论成败,只论存在。

- 编者语 -


近日,国务院发布的一份文件被迅速转发。这份文件的名字很长——《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但这34个字让企业家兴奋不已。这是中央首次以文件形式明确了企业家精神的地位和价值,企业家吃下了一个“定心丸”。


北京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怒波发表题为“重塑企业家精神”的谈话,他认为,企业家精神是一副沉重的“十字架”,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企业家精神,在新的时代,新型企业家应该有担当意识,有仁有义,不论成败,只论存在。


黄怒波

北京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重塑企业家精神

 


我要和大家探讨一个很有挑战的问题,即企业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这是个特别麻烦的词,谁都想谈,但是特别不好谈。


?黄怒波在北大汇丰金融论坛上演讲


企业家精神是一副沉重的“十字架”



先讲柏拉图“洞穴理论”的故事。柏拉图在《理想国》里讲到,一些人常年坐在洞穴中面壁,久而久之习惯了,以为日子就是这样,但有一个人不甘寂寞,沿着长长的洞穴来到外面,发现外面其实有光明。一般的故事讲到这里就该终结了,发现了一条生路,他就可以走了。但柏拉图要求他必须返回来,为什么回来呢?发现了外面的新世界后,他要千辛万苦再次回到洞穴之中,告诉大家还有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光明的,你们跟我走吧。于是,所有的人走出了洞穴。


我在想,不论是改革开放初期“下海”的企业家,还是我们这批“九二派”,都有点像洞穴理论故事里面的人物。20世纪80年代初,大家都在说改革开放,但谁也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人们习惯了面临的体制,以为生活大抵就是如此。就在这个时候,企业家精神出现了:对现有规则不满,要去闯荡和试错,结果找到了新的东西。这就是破坏性创新,我们走过来的这代人,就是一代企业家中的探路者。


我的第一个观点是:过去的企业家精神是中国社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最重要原因。中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是谁改变的呢?是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我们从不知道做什么,什么是企业和什么是企业家,到最后走出了一条道路。因为有了企业家精神、破坏性创新精神和不甘平庸的精神,你就和普通人区别开了,否则你就永远是那个面壁的人。当然今天也有很多人在面壁,他认为那就是他的生活,但当你把自己作为一个引领者的时候,你就已经变成一个区别于平常人的企业家了。


企业家精神也不是商场上战无不胜的法宝,它是一副沉重的“十字架”。你一旦相信了企业家精神,实际就背上了这副沉重的“十字架”。我到德国汉堡艺术馆(Kunsthalle Hamburg)访问,被那里的一组黑色雕塑震撼了:一支队伍在行进,其中一个人扛着沉重的十字架行走在队伍中。我站在那里久久不愿离去,后来仔细想,这讲的是一个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和重负,他扛着十字架,扛着对人生的承诺,不能后退。


每个人都要想一想自己的身份,是做一个优秀的商人,还是做一个有担当和引领责任的企业家。所以,谈到企业家精神的时候,要相信一点,你得扛起这个精神,它是额外的负担,也是价值观念和价值引领。当真正扛起十字架的时候,你要为此承担许许多多的东西,也就真的把自己区别于普通企业家和商人了。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企业家精神



面对新的概念、理念和征途,大家都很激动,但每个人仔细想一想:你们恐惧不恐惧?我们创业二十多年,知道这次狼真的来了,遇到“鬼门关”了。整个经济模式都在改变,传统的结构不行了,没有人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握住未来。这时候才如梦初醒,突然看到这条船上很多人已经不在了,要么被扔到海里,要么被关在牢里,还在的没几个了,于是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船上。这些问题使我们每天睡不着觉,即便BAT(百度公司、阿里巴巴集团、腾讯公司)也在思考这些问题。


到了这个时候,再说企业家精神还有用吗?我们这一代企业家所信服的价值,现在还存在吗?这是一副沉重的“十字架”。


中国从“五四运动”时期就信奉弱肉强食的“狼性文化”,商场就是战场,你只能做最大的“狼”,否则生存不下去。但是当你做了一辈子“狼”,最后到底要做“狼”还是做人?你对社会的贡献到底存不存在?难道只是贡献福布斯排名和世界首富吗?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这一代企业家的价值观,可能要留给别人来探讨。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发展得这么快,为什么到了今天越来越焦虑,前景越来越不能把握?这是进步还是退步?今天跟“五四运动”时期一样,所有的东西越来越新颖,胡适把自己的名字改为“适”的意思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所以在当下,我们需要对自己有一个透视。


1992年,我从体制中走出来,现在回头看不后悔。如果不出来,站在这里的可能也是一个退休的副部长了,但我现在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也挺自豪。因为所有的酸甜苦辣都是自己的,你有一个精彩的人生,这是走出来以后最关键的收获。但我们没有现在的企业家,当时没有人跟我们讲什么叫市场,什么叫竞争。我们只是被大时代感染,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没有资本也没有书本,只有战斗和打拼,永远不问明天,只求今天活下去再说。


这是一代企业家血淋淋的存在史,大家可以从每个人的历程中看出来。这些人在拿青春和身家性命赌。我那时候不到四十,在中宣部工作,风华正茂,又是北大毕业,但义无反顾地要投入一个新的时代。这一代企业家都是这样过来的,“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有退路,绝不退缩,这就是企业家精神。这种企业家不是为伟大创新而创新的人,他不懂。他拥有的是哪一种企业家精神?就是不甘平庸,满怀激情,为追求自己并不知道的未来而勇于挑战的精神。这就是中国企业家当下的表现,也是中国企业家精神的表现


当然,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概念。春秋战国时期,孔子的弟子子贡是商人,范蠡也是商人,他们主要是倒买倒卖,做得也非常成功。“旱则资舟,水则资车”,他们知道明年会大涝,所以现在要造船,这就是他的常识。19世纪,有位意大利商人对企业家做了定义:企业家就是赚取差价并承担失败责任的人,比如说他把意大利的黑梨倒卖出去,要承担失败责任。在美国,企业家是专门负责破坏和创新的人,失败的责任由硅谷的资本家和投资人承担。一旦不再创新,企业家就变成董事长,他就是商人了。正如张维迎老师所说的,企业家的基本功能就是发现不均衡和创造不均衡。


新经济与重塑企业家精神



今天所有的规矩都变了,进入了人人只要创业就是创新的时代。整个世界经济来到了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和破坏性的时代,人们突然发现几百年来的企业家精神面临着挑战。我们创业的时候,会做5年、10年的规划,但现在不可能,马云也讲不明白我们明天还在不在,也不知道敌人来自哪里。所以再谈企业家精神,你会发现破坏力和创新能力不能给你带来利润,也不一定带来优势,引领者基本上不是商业上的成功者。


马克思讲了,“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现在就进入了这样的时代。我们处在新经济时代,背后让人恐惧的就是“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突然来到一个新的时代,你怎么适应?你有再新的创意和机会,都来不及形成利润,就被后来者干掉了,永远是个恶性循环。所以,新经济确实很诱人,但它确实也让人很恐惧。


一切都不固定了,企业家精神是什么样子呢?商学院也面临这个问题,所有的教材都显得苍白无力,都需要修改了。1998年,管理学家詹姆斯·柯林斯写《基业长青》的时候,选了15家企业进行研究,去年我发现两家已经不在了。现在基本上没有基业长青的企业,也没有人再提基业长青了。那么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做企业,怎么做企业家呢?反过来,能不能找出新的企业家精神,引领中国下一个三十年?


下一个三十年,是中国三千年之大变局最后的日子。虽然经济面临着困难,但我对经济转型抱有乐观的态度。一个国家的体制很强大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经济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中国经济在前三十年保持了稳定,相信后三十年应该还会保持稳定。我们从创业以来,没有一天睡过好觉,也没有哪天天上掉馅饼,但我们很幸运没有被落下。


今天,你们不应该被这个时代落下。当下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旧的时代已经过去,新的时代马上要来了,你们要有足够的创新,承受得了焦虑,承受得了失败,背得起沉重的“十字架”。不背“十字架”,你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很快会被淘汰;要背,你就活得很痛苦。


当然,希望你们在这个辉煌当中创造成功,由此带来对世界经济的引领。中国企业最有活力,最早感受到了这些危险;中国企业家被训练出来,像狼一样,危机感极强,也不会战栗,不会害怕。这是中国民营企业能够站到今天的重要因素。希望通过你们的传承,新型企业家应该有担当意识,有仁有义,不论成败,只论存在


(摘自海闻主编,任颋、本力副主编,《重构:经济新格局与新思维》,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6月出版。)



推荐阅读



《重构:经济新格局与新思维


  

海闻 主编

任颋 本力 副主编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6月


《重构:经济新格局与新思维》凝聚了专家学者们的分析与争辩,有助于读者全面了解全球与中国经济的现状,厘清中国经济的迷局与破局,把握企业转型的要害与要务,顺应全球经济的波动与变革,重构经济发展战略和政策。


全书23万余字,共分为“全球经济的变动与变革”、“中国经济的迷局与破局”、“经济战略的重启与重构”、“企业转型的要害与要务”四部分,包含多位国内外经济学者和决策者的研究分享以及企业家们的实践探索,探讨了全球和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以及供给侧改革下的企业机遇、互联网与共享经济、新产业投资热点与金融创新、公司治理与持续发展、创业与创投等热点问题,对读者把握当前世界与中国经济形势以及了解经济政策演变脉络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  ?

编辑:郭倩


首页 -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