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巴东 是神农氏发现茶之地

摘要: 上古巴东 是神农氏发现荼之地……



  公元5000年前,中华始祖神农跋山涉水,入川、鄂节点,进入今巴东、神农架一带,采药尝百草,中七十二毒,将采集的百草煎熬时,一片树叶落入瓮中,改变了水的味道,有了解毒的功效,神农称这片神奇的树叶为茶,饮之数毒迎刃而解。




  神农发现这神奇的树叶后,继续在今巴东沿渡河区域生活,发现此地气候宜人,土地肥沃,在此试种并发明了五谷,“下谷坪”因此而得名。后来,神农氏家族离开神农架时,从巴东垭下湍急的无名小溪中乘独木舟经巫峡直下长江边的巴东,人们便称这条溪水为“神农溪”,并在楠木园临水而居。直至旧石器末,受当地土著和巴人驱赶,顺江而下,经洞庭湖转道湖南。


神农发现这神奇的树叶后,被居住在此地的巴人开始利用和传播。鲁周公将巴人的茶作为贡品。黄帝的大臣踏着神农的足迹来到巴东采药发现了巴东有真茗。《华阳国志·巴志》载:巴人“土植五谷,牲具六畜,丹漆茶蜜,皆纳贡之。”《桐君采药录》:“巴东有真茗,煎饮,令人不眠”。



  唐朝陆羽在巴东踏勘了两人合抱之茶树。在世界上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开篇中写下了《一之源》:“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 巴山峡川,巴山即巴东的金字山。《茶经》《八之出》:“山南,以峡川上……”

  《舆地记胜》:“县有巴东,县治所依金字山,山产茶。”大清统一志:巴山,又名金字山,县治所依。



  宋朝,巴东知县寇准劝农稼穑,广种茶,并常汲泉烹茗,巴东茶业空前兴盛,其羊乳山、罗圈岩所产茶列为贡茶。

  文学大师欧阳修夜泊巴东,并在《唐书地理志》中写到“归州巴东郡贡茶蜜蜡”,巴东郡贡茶的历史地位以此定论。因为不断有方士深入巴东寻茶采药,灵验神奇之茗大震。

  科考证明:十八世纪初叶,英国著名植物学家威尔逊在巴东罗溪坝、下谷坪采集到了上古时代的尖叶山茶植物样本。

  物种资源科考:国家“七五”期间重点科技攻关项目的首项——三峡地区及神农架作物种质资源考察的结果表明:巴东罗圈岩、沿渡河、原下谷坪等地原始森林中确有大量野生茶树,最大的茶树高达三米多,属野生灌木型大叶茶,是我国野生茶树的又一新类型,并使我国野生茶树起源地由北纬22度的云南省红河流域大大延伸到北纬31度的神农架,巴东罗圈岩尚存野生茶园被恩施州农科院茶叶研究所挂牌保护,并以其母本培育出鄂茶10号。





  考古发掘 :1993年,考古学家在巴东楠木园,沿渡河孔堡,罗平发掘出土陶质圜底釜形器组合、农耕用石器工具、圜底釜形陶器组合等千余件,为中国西南山地最早的农耕文化,因此被考古学界命名为楠木园文化,北京大学考古实验室鉴定及武汉大学余云西教授认定:来自陕南的文化与长江城背溪文化碰撞形成了楠木园文化,这里是最早的巴文化,从地理环境,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来看,楠木园居住的先民,应该来自陕南或厉山的神农氏家族。

  同时关于神农在湖北与神农架有关的遗迹,从湖北北部丹江口至随枣走廊一线地名有丹江、谷城、牛首、厉山,这一串地名与仰韶文化在湖北的传播线路非常吻合,即从豫西南的下王岗、湖北郧县、丹江口一带南下,中经神农架林区、神农顶,至长江巫峡巴东楠木园,达西陵峡下游的宜昌、宜都红华套;同时半坡类型的传播与有关炎帝(神农)的遗迹、传说再一次吻合,当非偶然。



  巴东沿江古文化遗址出土茶具:西晋:越窑的青瓷盏、青瓷碗、青瓷壶、青瓷碟、青瓷罐等。东晋: 越窑系的青瓷盏、青瓷碗、青瓷壶、青瓷碟、青瓷罐、青瓷钵等。唐代: 邢窑定窑的白瓷碗、白瓷高圈足碗、青瓷碗、双系罐等。宋代旧县坪遗址出土有一大批官窑瓷器:北宋: 定窑的白瓷碗、白瓷高圈足碗、北宋湖田窑影青瓷刻花斗笠碗、龙泉窑影青瓷刻花碗、青瓷刻花影碗、青瓷高圈足碗、青瓷高圈足影杯、青瓷刻花影碗等,吉州窑的褐瓷玳瑁碗、斗笠碗,建窑黑釉兔毫盏。南宋:湖田窑影青釉刻花折膘芒口仿定碗。明清:各式青花茶杯、茶碗、茶罐、碟盘等。以上文物共计近千件,均保存于巴东县博物馆。



  神农氏遗迹:巴东“小神农架”和“神农溪”、神农洞等,便是中华民族农业始祖留在三峡的珍贵遗迹。

  巴人、土家居住独特的“吊脚楼”就是受神农氏搭架的启示而建造的木屋,反映了人类从穴居、巢(树)居到屋居的文明演进。

  神农溪中漂流的那别具一格的“豌豆角”小木船,也是仿神农氏的独木舟而建造。

  巴东茶地名遗迹以1980年地名普查为例,巴东共有带“茶”字地名19个,其中在沿渡河的小神农架就有5个,茶店子有6个,加之大神农架自古就属巴东和兴山的交界点,这与神农发现茶的地方和陆羽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和抱者,伐而掇之高度重合






  茶与盐的传播:巫蜑巴人利用茶。巫蜑巴人长期在巴东的盐场河与巫山的大宁河熬制食盐,欲解干渴、 热毒、疲乏、瘴气, 茶 (槚或苦荼) 是最好不过的物品,且 “槚” 既清热解暑, 又令人不眠的功效正是熬盐者所需, 而熬盐者对 “槚” 的需求, 又促进了 “槚” 的利用和发展。后世 “荆巴间采叶作饼”, 是早期加工茶的唯一记载, 可视作是巫蜑族利用茶的方法延续和进步。自秦人取蜀而后,“槚” 的应用地区迅速扩大, 乃至今日茶已成为 “国饮”, 亦是世界三大饮料之首。


记者:焦国斌  通讯员: 向雍

编辑:郑金慧  校对:赵丹


首页 - 巴东县广播电视台 的更多文章: